改革稅制+調整支出 積極財政兩路并進

時間:2018-08-20



在當前穩增長背景下,貨幣擴張刺激經濟增長的邊際效應持續遞減,財政政策須擔綱穩增長重任。業內人士表示,未來財政政策還有較大發力空間,重點體現在稅制改革和財政支出調整兩大方面。稅制改革方面,減稅降費應加大力度,尤其是減輕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負擔;利用稅制改革調整收入分配,如個稅改革減輕工薪階層負擔,以刺激消費,房地產等稅收調節高收入者及擴大稅基。財政支出方面,要加大財政支出逆周期調整力度,加強對國民經濟關鍵部門及民生短板的投入。

投資下行壓力大

上半年固定資產投資增速同比名義增長9%,回落到個位數水平,十來年尚屬首次。其中,民間投資、制造業投資持續下降。未來一段時間投資仍面臨較大下行壓力。

需要指出的是,投資下降并非流動資金不足,而是中國企業出現了“流動性陷阱”現象。央行調查統計司司長盛松成近日表示,目前企業有流動資金而不進行投資的尷尬局面,說明企業陷入了某種形式、某種程度的“流動性陷阱”。

盛松成稱,從歷史經驗看,我國經濟上行期往往伴隨著M1的高速增長,而當前的情形卻恰恰相反,M1增速持續提高,而經濟增速卻沒有明顯回升。M1增速與經濟增長背離的最主要原因是企業缺乏投資意愿。

“企業投資意愿主要受投資回報率影響,”盛松成分析,目前我國邊際資本利潤率快速下降,制約了自主投資增長。預計2016年邊際資本產量進一步降至16.1%,若不考慮邊際成本的變動,邊際資本利潤將降至4.5%。投資回報連續下降,將進一步抑制投資需求的釋放。“這種情況下,貨幣政策有效而有限,應更重視財政貨幣政策的協調。”

中國指數研究院26日發布的最新報告認為,貨幣政策效應下降,企業投資意愿不足。報告稱,盡管目前企業現金流充裕,但多數行業投資風險較大,企業寧愿持幣上觀,投資意愿不足。低利率環境對需求端的支持將繼續保障M1余額的高速增長,持續拉開與M2之間的差距,大量資金處于賬面停滯狀態,貨幣政策有效性有限。

加大減稅降費力度

盛松成認為,本輪經濟下行本質上是有效需求不足、供給結構失衡兩大問題的疊加,貨幣政策有效而有限,應更重視財政貨幣政策的協調。

他表示,一方面要通過開放壟斷行業、放松服務業管制等改革,增加企業投資領域,增強企業投資意愿。另一方面要切實降低企業經營成本。不僅要降低利率,還要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,通過降稅降低企業成本,提高企業生產積極性,擴大社會需求。比較而言,由于企業稅費負擔高于利息負擔,降稅效果好于降息。同時,目前我國政府部門杠桿率整體低于發達國家水平,可適當提高財政赤字率。

減稅降費是今年積極財政政策的“重頭戲”,措施包括以“營改增”為代表的結構性減稅和普遍性降費等。

財政部新聞發言人歐文漢近日明確表示,在減稅方面,除了推進“營改增”改革外,財政部將進一步研究推出有利于大眾創業、萬眾創新的稅收政策體系,如完善創業投資企業稅收優惠政策,對眾創空間等予以適當稅收優惠支持。在降費方面,將全面實施清理規范政府性基金方案。同時,加大收費減免力度,研究將對小微企業免征有關行政事業性收費的政策擴大到所有企業。財政部將做好政策出臺后的督導工作,確保政策落到實處,切實減輕企業負擔。

關于降費,國務院日前決定從5月1日起階段性降低企業社保繳費費率和住房公積金繳存比例,加上此前已經降低的其他費率,預計每年可給企業降低成本1200億元以上。據悉,目前全國已有十幾個省份下調企業養老保險費率。

此外,積極財政還被運用于化解企業過剩產能。僅鋼鐵、煤炭等困難行業去產能,中央財政已安排1000億元專項獎補資金。財政部部長樓繼偉表示,將繼續支持地方政府和中央企業綜合運用兼并重組、債務重組和破產清算等方式,加快化解鋼鐵、煤炭行業過剩產能,解決好人員安置問題。

加強短板領域投入

加大財政支出逆周期調整力度,加強對國民經濟關鍵部門及民生短板的投入,也是下階段積極財政政策的一大發力點。

上半年財政支出的增速普遍高于收入,這也就是財政赤字不斷擴大的原因。2016年財政赤字預算為2.18萬億元,上半年累計實現3541億元的財政赤字,也就是說下半年還有1.8萬億元左右的赤字空間。按照3%的赤字率估算,全年財政赤字規模也可達到2.2萬億元。如果下半年減稅政策效果明顯的話,財政支出仍將面臨下行壓力,發揮積極財政的作用,需要進一步盤活存量財政資金。

“作為加快推動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的PPP模式有助于盤活財政資金,提高投資效率。”中金公司研究員邊泉水表示,地方政府通過基建投資穩增長的愿望上升,地方政府契約精神的提升,有利于保證社會資本的權利。PPP項目融資成本下降,提高了社會資本參與的積極性。

盤活的財政資金如何使用?業內人士認為,應加強對國民經濟關鍵部門及民生短板的投入,如近期輪番上演的洪澇災害就提醒應該在地下管廊、海綿城市等方面加大投資力度。

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表示,財政支出預算應加大結構性調整,新增部分應主要投向“促轉型”、“調結構”重點支持的領域。發揮財政補貼對消費的杠桿效應,促進消費結構升級和消費增長,加大對戰略性新興產業的財政資金支持。加大各級財政對公共基礎設施等固定資產項目的投資力度,推動重大建設項目加快實施。

申萬宏源宏觀首席分析師李慧勇表示,下半年投資的主要發力點是基建投資,投資領域主要集中于高鐵、PPP、城市軌道交通、地下綜合管廊等新基建。其中,地下綜合管廊投資空間巨大,預計未來全國334個地級行政區平均地下綜合管廊總投資將達1.8萬億元。此外,政府要重點解決貧困地區和西部地區的通暢問題,補齊貧困地區交通運輸發展短板。

免费永久看黄在线观看,免费在线观看a片,免费在线观看a片,免费在线观看黄片